财阀如何毁掉一个国家的经济 – 2019年14期

财阀如何毁掉一个国家的经济 – 2019年14期
财阀怎么销毁一个国家的经济作者谭保罗常务副主编来历日期2019-07-17  最近,有一部韩国电影很火,叫《国家破产之日》。  故事梗概是,1997年韩国迸发金融危机,国家紧迫向世界货币基金组织IMF求助。在IMF的压力之下,韩国推出了一系列“变革办法”。但这些办法都以危害小企业主和一般国民为价值,而大型财团反而在危机中拿到“变革”带来的优点。  这部片子颇有人文关心,重视股民、打工者和小企业主的财富、人生悲惨剧,打击了官僚和财团的狼狈为奸,比较过瘾。但片子也较为“民族主义”。  依照情节描绘,IMF受到了美国人指派,要求韩国敞开金融商场和扩展外资持股份额的条款,完全是美国人的把戏。这有利于美国本钱在韩国财物价格暴降之后,大规划收买企业股权和优质财物,危害了韩国公民的利益。  其实,这种指向值得商讨。两大世界组织世界银行和IMF分别是美国和欧洲的势力范围,后者长时间都是欧洲人担任总裁,美国的影响力并没有那么大。更重要的是,让受助国敞开金融商场,这自身便是IMF的一向做法,并无诡计可言。  并且,对外国投资者敞开金融商场,等于废除了财阀在金融商场的特许运营权,引进竞赛。一起,也会带来巨额外汇,安稳本国货币。这些对韩国金融体系的重塑是有优点的。  韩国电影总会有着一种习惯性的民族主义心情,见惯不惊。而片子真实的可取之处,在于对财阀经济的明显情绪—憎恨。  有一幕让人形象深入韩国的国家领导人现已决议承受IMF帮助,却对大众矢口否认。而国家领导人暗里告知了财阀的儿子,让他和宗族要做好预备,以应对IMF计划推出之后的金融商场之变。让人吃惊的是,国家领导人见了财阀的儿子,居然一脸奉承,点头哈腰!  财阀昌盛是后发经济体的一个普遍性的现象,但韩国人的反思最剧烈。这一点,应该和韩国的民族性有关。  那么,后发经济体为何简单发生财阀呢?依照经典经济学的解说,是因为出产有规划效应,所以越大的企业越有本钱优势,最终能打败对手,自己也变得越来越大。但这个解说不酷,太大路货了。  咱们依照“政治经济学”了解,或许更为透彻和深入。后发经济体面对的一个问题是商场的不自由,政治上都存在着“威权政府”,政府会“售卖”特许运营的车牌,而财阀在兴起之初,往往都取得了这种车牌。  韩国几家财团的第一桶金首要来自两个途径一是政府没收日本人产业之后,对私营企业进行折价出售。100万的日本工厂卖给你20万,但官员拿回扣,或许政府直接提成。  二是朝鲜战争之后美国的资金帮助,私营企业通过政府“选拔”,可以取得低利率的美元资金,这使得他们更简单取得外国设备和原材料,在国家工业兴起之初即斩获“先发优势”。三星、LG等财团,开始便是这么发展起来的。  那么,政府为何要扶持财团呢?很简单,政权在建立之初,底子无法建立起有用的财务税收体系,而直接向私营经济收取租金(政治献金、回扣等)是本钱最低的“纳税手法”。与此一起,财团兴起带来大企业效应,会快速带动经济发展,因而政府也简单途径依靠,越走越远。  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财团最终会遏止经济的生机,而这个时分,它们尾大不掉,政府早已失掉制衡它们的才能。  而仅有的制衡,只存在于文艺作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